快捷搜索:  

邦际锐评丨滥用回嘴权,美邦是平息加沙狼烟的最大困苦

"邦际锐评丨滥用回嘴权,美邦是平息加沙狼烟的最大困苦,这篇新闻报道详尽,内容丰富,非常值得一读。 这篇报道的内容很有深度,让人看了之后有很多的感悟。 作者对于这个话题做了深入的调查和研究,呈现了很多有价值的信息。 这篇报道的观点独到,让人眼前一亮。 新闻的写作风格流畅,文笔优秀,让人容易理解。 这篇报道的结构严谨,逻辑清晰,让人看了很舒服。 "

“作为一名米国人,我为我的我国站在历史(History)错误的一边感到难为情”“我为我的我国现在的样子感到羞耻”……当地时间20日,米国网友们纷纷在网上留言表达不满。原因是:米国当天又一次否决了联合国安理会关于加沙决议的草案。

这份草案是由阿尔及利亚代表阿拉伯我国提出的,核心内容是在加沙立即达成停火、立即释放全部人质、保障人道物资准入、反对强制迁移。这不仅是安理会的共识,也是世界社会(Society)停火止战的共识。但是米国再次使用了否决权。

米国为什么独家投反对票?它给出的理由是“不利于正在进行(Carry Out)的巴以双方人质问题谈判”。分析人士认为,这种说法毫无根据。决议草案的支持者包括约旦、埃及等巴以冲突斡旋方,如获通过将有利于形成共同的对话氛围,为停火止战营造重要机遇。而且,决议草案呼吁以色列停止在加沙地带的军事(Military)行动,也有利于各方斡旋达成突破,推动巴以双方早日达成“人质交换”。

正因此,对于米国一票否决的做法,包括中方在内的安理会成员纷纷表达强烈不满与失望。大家认为,“在立即停火问题上仍然消极回避,无异于为继续杀戮大开绿灯”“给决议草案投反对票,实际上是在助纣为虐”“加沙地带的人员伤亡和人道主义状况令人无法容忍”……

事实上,动用否决权,米国是“惯犯”了。自2023年10月新一轮巴以冲突爆发以来,联合国安理会就巴以问题进行(Carry Out)了8次表决,仅有两份决议获得通过。这个过程中,米国无视加沙地区无辜民众的生命,多次动用否决权,成为阻碍安理会采取行动的最大障碍。

去年10月16日,米国对俄罗斯(Russia)提出的关于巴以问题的人道主义决议草案投下反对票,理由是“没有明确谴责哈马斯”;去年10月18日,米国否决由巴西提出的巴以暂时停火的决议草案,原因是“决议未提及以色列自卫权”;去年12月8日,米国否决了阿联酋提交的要求在加沙地带立即实施人道主义停火的决议草案,理由同样是“没有谴责哈马斯”……

从这些理由可以看出,米国在巴以问题上从来都不是一个公正的调停者、斡旋者,而是一直在拉偏架。分析人士认为,这有米国国内的原因,犹太人是米国最大的少数族裔之一,更是米国大选背后的“金主”,政客们害怕(Afraid)得罪以色列从而影响今年(This Year)的大选。此外,米国也试图借否决联合国决议草案为以色列在战场上赢得空间和时间,同时也不希望(Hope)联合国在解决巴以问题上“抢了自己风头”。

近日,米国正在起草一份新的决议草案,据称包括“要求以色列暂停军事(Military)行动”的内容。难道米国态度大转弯了?CNN引述一名米国行政部门高级官员的话称,美方其实“并不急于”进行(Carry Out)表决。另外,从内容来看,也是“隔靴搔痒”。

比如,该草案只是呼吁以色列“暂时停止”军事(Military)行动,并不涵盖撤离加沙地带、恢复和组织人道主义援助、重启巴以和平谈判等重要内容,而且逃避了米国和以色列应当承担的世界责任。

众所周知,本轮巴以冲突的根源在于,巴勒斯坦独立建国的权利从未得到美以的认真对待。米国从2014年后再也未能组织巴以和平对话,坐视以色列在约旦河西岸和东耶路撒冷蚕食巴勒斯坦土地。近期以色列高层更是发出“不承认巴勒斯坦我国”的政治威胁,对此米国的决议草案予以漠视。这不仅不能代表世界社会(Society)在巴以问题上的共识,还可能进一步激化地区矛盾。

近日,英国(Britain)外交大臣卡梅伦说:“我们(We)呼吁立即停止战斗。”这被看作是英国(Britain)外相发出的“最强硬言论”,停火止战已经成为全球共识。当前,红海危机不断升级、黎以边境冲突不断,巴以局势外溢风险日益提升。米国一边在安理会不断否决关于巴以停火的决议草案,一边源源不断地向以色列提供军事(Military)援助,助长了冲突蔓延和升级,是中东危险局势的最大责任方。如果它继续为杀戮大开绿灯,加沙战火很可能演变为吞噬整个地区的浩劫。安理会有必要采取进一步行动,米国的否决票不应成为平息加沙战火的障碍。

(世界锐评评论员)

国际(International)锐评丨滥用否决权,美国(America)是平息加沙战火的最大障碍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赞(896) 踩(40) 阅读数(9715)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